杭州又一长租公寓爆雷 涉及资金近千万!
来源: 杭州市民卡房产频道 发布时间:2019-09-28
摘要:金玉其外的长租公寓,背后已经伤痕累累。

小沈是一名网红主播,上个月她通过一家名叫“德寓”的中介公司,租了一套位于滨江星耀城的长租公寓, “德寓”的业务员说,小沈可以按月支付房租,6500元/月,但也可以选择一次性付清一整年的房租,一共7万,这样算下来,房租只要6000元/月。

小沈一算,一次性付清房租,一年下来,可以便宜6000块钱,小沈没多想,就把7万块钱打给了对方。可是没想到,房子才住了一个多月,他就接到了一个自称房东的人打来的电话。

“我是房东,我没收到房租,你可以收拾下准备搬走了。”

小沈接到电话的时候下了一跳,还以为自己遭遇了电信诈骗,可是聊下来之后,小沈发现,原来是“德寓”公司“爆雷了”。

房东说自己没收到“德寓”上交的房租,所以要收回房子,另行出租,而小沈却觉得很委屈,自己明明付了一年的房租,才住了一个多月,就要被赶走,钱怎么办?

说着说着,小沈忍不出哭了出来,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原来,小沈支付的这笔7万块钱租金,还是用租金贷,贷款来的。

“当时我根本没那么多钱,中介说可以贷款付房租,我看了看,每个月利息也不高,所以同意了,现在人被赶出,房子没得住,钱要不会来,还要还贷款,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沈一脸委屈。

但小沈的遭遇,房东并不愿同情。因为房东也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唯一止损的办法就是把租客赶走,另行出租。

小沈发现自己被“坑”之后,开始在网上发帖求助,没想到的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有类似遭遇的租客还有很多。隔壁就有一位租客,付了12万租金,一天都还没住,就接到了房东的“逐客令”。


1.png


此后小沈也尝试联系办理入住手续的业务员。“德寓”的业务员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他完全不清楚,昨天所有业务都还在正常办理,收来的租金,都悉数交给公司了,可现在去公司已经找不到负责人了,公司办公地合同满天飞,根本没人收拾。

“我自己也还有几个月的工资没拿到呢!”“德寓”的业务员也很无奈。

辗转之下,小沈终于加入到了一个“德寓”租房维权群,目前群人数已经达到195人,房源涉及杭州多个小区。

租客们在群里都改了备注名,格式统一为小区—房号—损失金额。一眼看过去,损失金额基本都在5万元左右。而且大量房源都集中在杭州江干区。近期刚交付的三花国际、时间国际占了比较多的客户。粗略计算,涉案租金近千万元。


492370df9be8ec74589afeffb282221.jpg

红框内为涉及金额


其实“德寓”出事早有先兆。这周一,杭州江干区东方时代中心小区物业和闸弄口派出所联名发了一份公告,提醒房东“德寓”已经被查,但公司业务员还有人在跑业务,要求业主不要把房子委托给这家中介。

另外,也提醒办理租金贷租房子的租户,一定要去物业做好登记工作。目前,小沈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对于房东的“逐客令”,十三少也咨询了律师,浙江浙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晓明表示,房东此前把房子委托给“德寓”出租,租客只与平台发生交易,并不存在过错。

所以房东没有权利把租客赶走,只能自行向“德寓”主张自己的损失,像小沈这样的租客,完全有理由拒收房东“逐客令”。


3.png



01

高收低阻  杭州长租公寓亟待监管


 2018年8月份,杭州鼎家公寓成为杭州第一家爆雷的长租公寓,2019年8月,乐伽公寓倒闭。近两年,先后还有寓见公寓(上海)、南京玉恒公寓等二十多家长租公寓企业资金链断裂。现在,“德寓”又出现类似“跑路”事件。

历史一直在重复,但教训却从未被吸取。

 张先生是一年前鼎佳公寓的受害房东,十三少对他做了回访后了解到,今年8月份,他的租客刚刚搬离。从发现被骗到现在,张先生没拿回一分钱。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长租公寓平台在收房东的房源时,每个月给的租金是3000元,而只要小姑娘愿意提前支付一年租金,租金却只要2500元,高收低租,客源来得很快,而且可以马上积累大量资金。

据小沈说,其实“德寓”采用的是类似的套路,高收低租成了长租公寓企业“空手套白狼”的常规手段。


4.png


一位房产律师指出,租赁是民生行业,长租公寓企业过度金融化,用下游的租金填补上游的窟窿,收房越多,窟窿越大,爆雷是早晚的事。

而且一旦爆雷,企业跑路,租客跟房东都很难追责,长租公寓爆雷属于合同纠纷,即便公安介入,也很难以“非法集资”或者“诈骗”名义立案侦查。受害人只能通过法院诉讼维护自己的权益,但就目前的体制而言,通过法院去要钱,并非易事。

今年8月12日,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产局发布通知,为防范和化解住房租赁市场风险,南京市房产局、公安局、市场监管局、地方金融监管局等部门将用两个月时间整治租房市场,严查“高收低出”、挪用租金等行为。不过针对长租公寓的监管,目前杭州还没有具体法律法规出台。

为此,业内人士也呼吁,希望主管部门通过立法建立准入门槛,设立风险准备金,参照二手房交易,设立专门的监管账户,房租的进出都必须受到监管。


02

金玉其外的长租公寓 背后已经伤痕累累


2017年国家提出租售并举概念后,长租公寓就被推上了风口,无论是房地产开发商还是民间资本纷纷进入“租赁”市场,长租公寓品牌,也好似共享单车“百花齐放”。但运营没多久,资本很快发现长租公寓盈利点不明,盲目扩大规模只能依靠不断烧钱。

2018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市场就对长租公寓市场表现出了“犹豫”态度,仅2018年四季度以来到现在,已经有超过七家企业的租赁转向债券遭监管层下令终止,总规模超过200亿元。

目前杭州市面上,万科泊寓、龙湖冠寓、朗诗朗诗寓、融创住住、我爱我家相寓,依然活跃。民间资本自如寓规模依然在不断壮大,但是近几年衰败迹象已经十分明显。

远洋地产在2017年大举进入长租公寓市场,旗下邦舍产品房源一度超过5000间,但是到2018年,房源已经锐至3452间。在2018年业绩会上,有对投资者对远洋旗下长租公寓业务提出质疑,董事局主席李明并没有给出正面回复,只强调下一步,远洋会更关注主业。


5.png


朗诗是房地产企业中,进军长租公寓较早的房企之一,据朗诗的官网数据显示,2018年朗诗寓管理的房源超过4万间。但是另外有数据统计。2018年朗诗寓在朗诗业务收入中占比仅有1.7%,长租公寓业务非但没有给公司带来高额利润,反而持续亏损,甚至还有侵蚀公司业绩的迹象。

目前在住房租赁市场规范发展过程中,肯定会出现各种问题,但随着租赁制度的完善,这些问题都会逐步得以解决。长租公寓的经营本身就是一个投入大,回报低的行业,破局盈利需要更多耐心,市场也需要更大力度的监管。

阅读 579
0
精选留言
写留言
相关楼盘
荣盛檀越府
建面 203124.31
22000元/m²
[临安区-其他]
泷悦华府
建面 70934.4
售价待定
[江干区-丁桥]
周边19119元/m²
相关推荐
首页
推荐
爱看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