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净流入人口第一难保?这个一线城市为了抢人太拼了
来源: 杭州市民卡房产频道 发布时间:2020-09-03
摘要:杭州要怎么做?

7月,一波接一拨的政策出来,让人们看的眼花缭乱。

有号称史上最严厉的深圳7.15新政,有隔着半个月再补充的宁波新政,有给人才房打补丁的杭州新政……

近日,广州拟颁布新规,要向长三角实行跨地区落户积分互认,相当于长三角的人才如果选择来广州落户,将实现无缝对接。

如果政策落地,将会是一次人才落户大松绑,这是要“挖长三角人才的墙角”节奏啊,杭州要当心了!



近日,广州市人大官网贴出的《广州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下称《草案》)。

《广州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来源:广州人大网)

草案第五十五条提到:

“本市完善人才积分落户政策,推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户籍准入年限在我市累计认可。”

如果只是单纯户籍开放,那并没什么可以稀奇,该政策却另辟新径,开创了新的落户方式。

首先设定了地域条件,就是面向珠三角、长三角这两个地区“抢人”。

其次,一座城市即使针对特定地区放开户籍,也是面向周边城市,鲜少涉及外地城市。此次广州人才落户不仅面向珠三角城市,更针对的是长三角城市。

就比如,假如你在杭州已经工作了2年,并获得相应的落户准入年限,这个时候你到广州工作,就不用按广州要求重新参与积分落户,你的居住年限可以直接用于广州落户。

可以说,如果政策落地,人才落户将进入一个新“时代”。

当然,广州的这个创新有政策依据的。

今年5月,中央和国务院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里面提到。

要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探索实行城市群内户口通迁、居住证互认制度。推动公共资源由按城市行政等级配置向按实际服务管理人口规模配置转变。

今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也提出:

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推动超大、特大城市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探索推动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

目前,草案已通过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有待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如果审议通过,广州将是国内第一个实现跨地区落户积分互认的城市

据财经网统计,2019年全国50个典型城市房价收入比排名中,深圳排在第一,随后是三亚、上海、北京、杭州等地。

2019年全国50个典型城市房价收入比排名(来源:财经网)

广州作为公认的一线城市,排在第9名,房价在一线城市垫底,甚至低于部分新一线城市。

也就是说,深圳一个家庭约35年才能买上一套房,在广州,却只需要16.5年,大大缩减了近一半的时间。


作为一线城市,广州凭借发达的经济条件、完善的基础设施与广阔的发展空间等,在全国都拥有超强的人口吸附力。

数据显示,2019年末较上年末增加40.15万人,仅次于杭州、深圳,全国排名第三。

人口是一座城市发展最关键性的因素,直接关乎城市、楼市的发展。

然而随着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各城市的人口争夺战已经进入白热化的地步。

或许前些年还是对高端人才的争夺,现在多个城市则是放下身段直接上升到对人口的争夺,今年多个城市纷纷调整落户政策。


其中广西南宁6月1日起全面放开城镇落户条件,外埠人员只需提交合法稳定住所材料,就可以在南宁市辖区内的各城镇落户。这个门槛非常低,居住在亲戚朋友家或出租房都属于合法稳定住所。

济南6月起全面取消了落户城镇条件限制,提供人才、院校学生、居住、就业等落户途径,即使无房、投靠亲属,也可以落户。

6月12日,广东省江门发布消息,户政制度将实施一系列“零门槛”。7月5日政策实施后,江门将成为广东省内落户门槛最低的地级市

4月初大连全面放开高校毕业生落户限制,对博士、硕士研究生、普通高校(含高职院校)毕业生实行先落户后就业政策。而且放开了子女投靠大连市户籍父母落户的限制,取消了新市区综合积分落户政策,落户门槛大降。

同样的,杭州在“抢人”大战中,也是放大招。

2月24日,杭州出台《加强人才招引服务的八项举措》,对全球本科以上所有应届大学生,在发放本科1万元、硕士3万元、博士5万元一次性生活补助的基础上,再给予每年1万元租房补贴,最多可享受6年。提高高层次人才购房补贴,给予A类顶尖人才“一人一议”最高800万元购房补贴;B、C、D类人才分别给予200 万元、150 万元、100 万元购房补贴等等。

同样的,在购房政策上,杭州也特别注重对人才,推出人才优先摇号政策。


随着1亿落户小目标的推进,未来更多城市有望推出零门槛落户、买房补贴等政策。

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但各城市发展不一,这个政策并不一定适合所有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户籍政策不仅不会放松,反而要控制人口。

比如北京提出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上海提出控制在2500万人以内;广州提出控制在1550万人以内;深圳提出人口发展预期目标为1480万人。

毕竟,任何城市的资源都是有限的,一旦城市人口突破了资源承载能力,就会造成交通拥堵、资源匮乏、环境恶化、物价过高等“大城市病”现象。

2019年,浙江流入人口达84.1万人,不仅较自身上一年的49万人“大爆发”,并且超过广东的82.62万人,居全国第一。省会杭州增长达55.4万人,首次超越深圳,位列全国第一。

今年才过一半,是否能再位列第一,谁也不知道。

杭州如果想要留住并吸引更多的人才,或许在各类门槛上还需要再度放宽一些。

如今的杭州,正在成为新的“造梦”之城,当越来越多的人才受到西湖、阿里巴巴、G20、亚运会的感召,怀揣着“杭州梦”来到这座城市。

杭州需要做的就是如何让他们有归属感,留不留得住人,才是这座城市需要思考的问题。


阅读 254.
0
精选留言
写留言
相关楼盘
荣安招商祥宸府
建面 待定
36000元/m²
[拱墅区-申花]
坤和融创开元·望金沙
建面 101-139㎡
37500元/m²
[江干区-下沙]
  • 住宅
  • 待售
  • 地铁房
相关推荐
首页
推荐
爱看
我的